郵箱登陸

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
土地推介


快速通道

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丁伯康博士:適應形勢加快轉型是政府平臺的當務(wù)之急

[ 字號:   ]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1-18 信息來(lái)源:常州城建集團 瀏覽次數:23834

     2016年12月27日,由江蘇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主辦的“江蘇省城建投融資政策研討會(huì )暨城投公司聯(lián)絡(luò )會(huì )學(xué)術(shù)年會(huì )”在南京隆重召開(kāi)。江蘇省住建廳、部門(mén)省直單位、各地級市住建系統及城投公司相關(guān)領(lǐng)導、相關(guān)金融機構、部分城建企業(yè)及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約150人相聚一堂,共同交流和探討新型城鎮化建設、PPP和城投轉型等當下城建投融資領(lǐng)域的熱點(diǎn)話(huà)題。

 

     大會(huì )由江蘇省城投聯(lián)絡(luò )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韓建忠主持,江蘇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副廳長(cháng)陳浩東致辭并發(fā)表了重要講話(huà)。

 

      江蘇省城投聯(lián)絡(luò )會(huì )常務(wù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住建部中國建設會(huì )計學(xué)會(huì )PPP研究中心副主任、中國現代集團總裁丁伯康博士出席會(huì )議并做了重點(diǎn)發(fā)言。

 

     丁伯康博士指出,城投公司作為特殊的政府投融資平臺,在經(jīng)歷了2000年到2014年十幾年的快速發(fā)展后,近兩年也出現了一些問(wèn)題和迷茫。原因主要有兩點(diǎn):一是因為國家層面政策的不斷出臺和變化,給政府投融資平臺發(fā)展帶來(lái)了不確定性,讓大家難以辨析和把握趨勢;二是在操作層面,國家金融環(huán)境和投資需求的變化,給平臺公司帶來(lái)了很大的不確定性。無(wú)論是融資還是平臺的運行、管理、政府項目的投資管理模式,也都隨著(zhù)這些新的要求而改變。

 

     基于上述的變化,丁伯康博士認為這對平臺公司發(fā)展而言,影響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。即使對于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城建投融資咨詢(xún)的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,難度也大了許多。比如對政策趨勢的研判難度。在這幾年,中國現代集團負責編寫(xiě)《城投藍皮書(shū):中國城投行業(yè)發(fā)展報告》,其撰寫(xiě)的難度也是一年大于一年。前幾年對政策趨勢的把握還比較容易,現在感覺(jué)就比較難,對研究的成果和結論也是越來(lái)越?jīng)]底。因為確實(shí)政策和環(huán)境的變化太快了。

 

      針對上述種種現象,丁伯康博士強調,各級政府部門(mén)和平臺公司的領(lǐng)導需要冷靜思考,最關(guān)鍵的是要適應政策和形勢的變化而轉變和轉型。具體而言,丁伯康博士提出了要在四個(gè)方面加快轉變:

 

      第一個(gè)轉變是建設重點(diǎn)由城市向鄉鎮轉變。因為前十幾年基礎設施投資都是在城市,當然現在還有一些,如地鐵、綜合管廊等仍是投資重點(diǎn),但是大規模的城建基礎設施投資已經(jīng)在減弱,未來(lái)將逐步向鄉鎮去推進(jìn),正如國家現在出臺的引導政策,美麗鄉村也好,特色小鎮也好,還有一些古建筑、古村落的保護也好,這些政策實(shí)際上就是一個(gè)導向。說(shuō)明整個(gè)國家的建設重心已經(jīng)在轉變,如果你不轉,有可能就會(huì )失去機會(huì )?,F在國開(kāi)行和農發(fā)行也是基本按照這個(gè)政策去支持的,這首先應該關(guān)注。

 

     第二個(gè)轉變是管理重點(diǎn)由政府向平臺轉變。過(guò)去城建投融資管理主要是管住政府投資。自2014年國發(fā)43號文發(fā)布后,平臺的政府融資職能被剝離,但是政府依舊需要融資。按新《預算法》的規定,政府融資的渠道只能是發(fā)地方政府債或通過(guò)與社會(huì )資本合作的方式,解決一部分政府項目的投資問(wèn)題。地方政府不可以再讓平臺融資,但實(shí)際上政府做不到,還需要把平臺的代融資職能發(fā)揮出來(lái)。因此,我們從管理的角度來(lái)講,要研究解決好城建投融資問(wèn)題,必須解決好城投公司的轉型問(wèn)題,也就是城投的市場(chǎng)化融資能力提升和可持續發(fā)展問(wèn)題。

 

      第三個(gè)轉變是融資重點(diǎn)由過(guò)去的項目融資向債務(wù)化解轉變。從項目融資來(lái)講,目前國家大力推廣PPP,實(shí)際上就是從過(guò)去的政府融資、平臺融資轉向社會(huì )資本融資,但是我們知道這種轉變也是迫不得已,因為政府積累的債務(wù)必須要考慮到怎么去化解和持續運行。那么唯一能突破新《預算法》管理的,也只能通過(guò)表外融資,或者說(shuō)通過(guò)平臺、項目和社會(huì )資本融資來(lái)解決。因此,PPP大行其道也是沒(méi)有辦法。所以,從融資角度來(lái)看,我們關(guān)注的應該是在控制政府債務(wù)總量的基礎上,建立能夠與自身償債能力匹配的多元化融資方式,絕不能一哄而上。

 

      第四個(gè)轉變是城建融資改革重點(diǎn)由支持社會(huì )資本向支持本地化企業(yè)轉變。為效把握本輪新型城鎮化發(fā)展機遇,在新《預算法》大框架下,加之國家對平臺公司的調控,大量城建項目需要向社會(huì )資本融資,需要社會(huì )資本來(lái)參與項目建設,但從支持本地城建類(lèi)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角度來(lái)看,實(shí)際上講是災難性的。比如江蘇,這幾年有多少大的城建類(lèi)企業(yè)、龍頭企業(yè)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、發(fā)展起來(lái)?又有多少本地城建類(lèi)企業(yè)做大了?幾乎沒(méi)有。恰恰這一輪,很多央企、外地企業(yè)都進(jìn)來(lái)了,所以這需要我們去正視這個(gè)問(wèn)題,真正從城建行業(yè)的可持續發(fā)展角度,支持本地城建行業(yè)企業(yè)、特別是有發(fā)展潛力的企業(yè)做大做強,只有這樣才有可能使得我們江蘇省的城建行業(yè)取得快速發(fā)展。

 

      發(fā)言結束后,丁伯康博士還就與會(huì )嘉賓提出的關(guān)于PPP推進(jìn)、城投公司轉型等問(wèn)題,進(jìn)入互動(dòng)解答。

 

      丁伯康博士緊扣當今城建投融資領(lǐng)域存在的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,針對性地提出城建投融資工作需要冷靜思考、適應政策,并從四個(gè)方面加快轉變,獲得了與會(huì )嘉賓的一致認可,為當前江蘇省乃至全國城建投融資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指出了方向。中國現代集團作為國內知名、行業(yè)領(lǐng)先的中國城市建設投融資咨詢(xún)第一品牌,到2017年已創(chuàng )辦20年來(lái)。它不僅擁有豐富的行業(yè)經(jīng)驗,更是憑借其專(zhuān)業(yè)、務(wù)實(shí)的服務(wù)能力為城建投融資提供咨詢(xún)服務(wù),其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和水平也得到了業(yè)內各界對“現代咨詢(xún)”在城建投融資領(lǐng)域咨詢(xún)能力和品牌的一致認可。